“大董”——逐渐消失的农村红白事管理者

- 编辑:祁晓敏 -

在西方的科学系统的管理思想以及专有名词被中国人普遍接受以前,中国人有自己对于管理的认识和实践。从黄帝时代的“百官以治,万民以察”,“百官”就是负责各方面事务的官员,到后来的动词和名词的管理,都有掌管、管领、治理的意思。只要把事务、人员、物料治理得当,便是管理的好。在民间的实践中,人民的红白喜事这种人生大事和场面一直是人民生活的重要事件,而如何管理这些耗费人力、物力的人员,则有一个专门的称呼,“大董”。用今天的管理科学来看,也就是项目负责人。这篇文章以笔者曾经所在的西北农村为代表,介绍民间朴素的项目管理实践方式。

笔者的老家是西北甘肃省一个二线城市乡镇下管辖的一个村子,人口数量少,从村头到村尾的慢速步行也不超过20分钟。再加上2000年以后慢慢地人口迁出,人数更少,甚至唯一的一所小学也撤掉合并到乡镇,可见一般。但再小的地方也有生活,而普通人们的婚礼、葬礼、升学、小孩满月等红白喜事是农村生活的热门话题。老家人在90年以前没有计划生育的概念,以一家两个-6、7个孩子的概念计算,每年的红白喜事数量还是非常可观的。“过事儿”需要人来主持,所以“大董”就变成了村里“过事儿”的项目负责人。

“大董”的人员选择一般是男性壮年、家族族长、老大、或者当地有影响力的人为主。倒不必要用本姓氏的人。笔者的大伯是本家族的族长,不但是本家族所有事情的“大董”,也因为在当地是大姓大户,所以也经常被请去别家当“大董”,主持事宜。“大董”一般从20、30年壮时开始,到60多身体精力不如从前,才被后来的年轻人居上。

大董的工作任务非常多,一个事件周期一般是筹备几天+红白事两三天到结束清点。在这几天内,精力超支,睡眠少,都是常有的事情。

第一个主要任务是物料的筹划和分配采购。项目预算是多少,主要人数是多少,厨子给出的菜单,宾课人数数量的预期,还有一定的应急物料、都决定了采购的总量。大董安排给采购的任务一定要清楚,采购才能按时按量地进行供应,这期中必须对采购严加管理,因为钱是办事人家的,大董的管钱账户必须有实有据。一个好的大董一定不会在账目上短斤少两、中饱私囊,但是一般主人为了感谢,会以烟酒、实物等一些作为事后酬劳。人情本来如此,再加上并不十分腐败,人们倒是乐意接受。而且大董本身也都是为家族、为朋友的服务心态,拿的都是一些辛苦酬劳。

第二个主要任务是人员分工。采购一定要找为人正直、没有偷摸耍滑等历史污点的,要基于预算以及主人的喜好和大厨做菜单的沟通,后厨的妇女们要安排好位置和下达工作,烟酒物料等谁来管理,桌椅餐具摆放及上菜安排,人员座位安排、现场布置,主人家宾客的来往迎接招待,端盘送水的如何安排,礼金如何收取管理、基本上都是大董来协调,,而现场如果出了问题,也都向大董一人汇报,才能保证整个事情的快速处理。

做一个好大董,公正和原则性非常重要。婚丧嫁娶,往往在农村都是场面大、人员杂,再加入西北人好划拳好喝酒。三杯酒下肚,难免出现一些场面失控,但是真的出了一些争执,又如何做到公正处理,不偏不倚,才能在整个场面上让众人服气。再比如一些经常遇到的口舌是非,大董也往往是重要的调和人之一。

在农村人眼中,“过事儿”非常重要。过的是事儿,走的是情,家族之间的每一次聚会,都是一次情感的交流。时不时地碰一碰,聊一聊三家常五家短,日子才能在平淡中添点料。所以这些红白事儿也是农村人民的日常和永恒的话题。“大董”也就是这中间的主线。

现在,随着社会分工的日益精细化,婚庆公司、策划公司、酒店婚礼服务等层出不穷,越来越多的农村人搬到城里,原来那样在农村家里摆个院子办喜事的景象越来越少了。做大董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。到了若干年之后,可能“大董”将不再被人们提起,变成了农村人民生活的永恒的记忆。然而这一套基于临时项目的有效管理方式,也确实是民间实践的一个认证和记忆。它的原理和现代的项目管理中是如出一辙的

所以说,科学有科学的表述,人民却早有人民的方法。缺了哪一个,都是把实践和理论分开的流氓行为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