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见字如面2》首播直面“生死”,周迅、黄志忠哭了,我们也哭了

“世间事,除了生死,哪一件事不是闲事。”庄子在《知北游》中则认为:“生也死之徒,死也生之始,孰知其纪?人之生,气之聚也;聚则为生,散则为死。”李清照在《夏日绝句》中说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”而昨日首播的《见字如面2》便以“生死”的话题开篇,直击观众内心,对生死有了新的思考和定义。他们的语言表现力令人叹为观止,或柔情似水,或铿锵有力,或饱含愤怒,或流露无奈,在《见字如面2》的舞台上穿越古今,用声音来表现信件中蕴藏的情感,赋予信件生命,一字一句穿过耳膜直击内心催人泪下。《见字如面2》之所以能获得如此高的口碑,确实和读信嘉宾、说信嘉宾的精彩演绎是分不开的。在此,笔者将从读信人和说信人这两个角度进行分析。读信嘉宾“直面”生死,真情演绎直击内心生生死死,是不变的自然法则,是人类永恒的主题。生,这个词是温暖的,死,这个词是冰冷的。我们都渴望温暖,却也必须面对冰冷。《见字如面2》第一期节目的主题是“生死”,节目选择的信件内容具有多重性,包括国家大义面前的生死、意外灾难到来的生死、自然法则到来的生死等等。说信嘉宾解读“生死”之事,多维度价值输出读信嘉宾的演绎赋予了信件鲜活的生命,而说信人的深度解读给信件附以了厚重的灵魂。从第一季到第二季,说信人都完美承载了这样一个功能。说信嘉宾博古通今、学识渊博,人文典故信手拈来,相对常人,他们也有更多的阅历和见识,能够为观众解疑答惑。而观众也正在借助着他们的经验,才能从多角度对每封信件进行深入的了解。

谈及太平轮事件,梁文道老师解答在场观众的疑惑,深度解读劫后余生的人都是不快乐的;谈及著名作家黄春明是乡土文学的代表时,许子东谈起曾经邀请他到岭南大学做讲座时的印象;谈及吴三桂这一具有争议的历史人物,他们追溯史实源头,引经据典地客观陈述事件本身,启示着观众要从客观的角度去评判古人。通过读信嘉宾这样的近距离分享,让信中我们想象中的抽象人物再更加立体化、丰富化。

说信嘉宾的分享和解读并非特意地卖弄学识,他们的分享让所有人得到的是对一个人或一个事件有更多角度、更多面的认知,而不仅仅是流于表面的了解,这样也有助于我们成为面对公众事件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个体,而不是似是而非的乌合之众。

整体而言,《见字如面2》首期的话题虽然沉重,但在节目制作上算是精品。节目模式也进行了升级,对信件前因后果的介绍和解读更加精细,但在场景切换和推进中略显生硬,第二现场主持人的存在感略弱。在《见字如面》第一季好口碑的基础之上,新一季节目中的广告植入也随之增多,号称“纯美网综”的《见字如面2》如何能做到顺畅自然不尴尬是它需要加强的。

标签: